March 7, 2019

(本文于2019年3月7日首发于FT中文网

2019年一月底,德国“煤炭委员会”(全称“增长、转型和就业”委员会)正式通过决议,宣布德国最迟将于2038年以前彻底放弃燃煤发电。作为工业大国——德国能源政策的一项重大改革,德国“弃煤”在世界能源和环境领域引起了广泛关注。

事实上,德国并不是第一个宣布“弃煤”的国家。英国和加拿大在联合国2017年波恩气候变化会议上发起成立的“弃用煤炭发电联盟”(The Powering Past Coal Alliance),目前已有法国、丹麦、意大利、墨西哥等32个国家和美国加州、纽约州、澳大利亚首领地等22个地区政府参加。根据计划,这些国家和地区都将在未来5-12年内彻底淘汰燃煤发电。德国“弃煤”的特别意义在于,目前燃煤发电仍然是德国电力系统的支柱,占德国年总发电量的35%,与所有可再生能源发电相加比例持平。同时,德国国内具有丰富的煤炭储量,在过去200年间为德国发展强大的工业竞争力提供了廉价的能源供应,停止相对便宜...

December 4, 2017

(本文于2017年12月4日首发于FT中文网

今年4月初中美首脑首次会面达成的一项重要协定,是开始为期100天的、以改善中美贸易失衡为目标的贸易谈判。中国是美国最大的贸易赤字国,2016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达到3470亿美元(约合2.4兆元人民币),占美国总贸易赤字的近一半,中美的贸易失衡已经成为左右美国国内政治的重要议题。在总统竞选中,特朗普作为候选人,就频频威胁将对所有中国商品征收高达45%的关税。

为了避免与美国全面的贸易战,同时也为了减轻中国自身的外汇收支失衡,在两国首脑会谈前,中国官方明确表示,愿意与美方共同努力,通过加大美国商品进口以及扩大对美投资等方式,“推动中美贸易向着更加平衡的方向发展”。

5月 11日,两国公布了会谈达成的十项阶段性成果,包括中国尽快允许进口美国牛肉,加大开放中国金融市场,美国派团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等 。声明同时表示,在余下的谈判期内,双方将针对两国经贸关系中更加重要的领域,争取获得进展。

在这一方面,促进中国...

December 4, 2016

(本文2016年12月4日以“中国水泥行业去产能有望成功“为题首发于FT中文网

‘去产能’作为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2016年五大任务之首,从官方公布的数据看目前在钢铁、煤炭行业进展顺利,而包括水泥在内的其他重点行业这一年似乎没有太多亮点。截止到11月底, 中国钢铁行业已经提前完成全年4500万吨的‘去产能’任务。 煤炭行业至9月底已完成了全年‘去产能’计划的80%, 提前完成2016年的目标没有悬念。而在水泥行业,数据显示今年水泥产量持续同比增长, 有评论以此认为“水泥行业的产能过剩情况仍然十分严重” (http://www.yicai.com/news/5156886.html )。

但在这份看似对比强烈的成绩单后面,却有一个不同的解读。笔者认为,中国钢铁、煤炭行业在今后的去产能工作中将面对更大挑战 。 而由于水泥行业的产品特性和‘去产能’可能的路径选择,也许更有希望取得‘去产能’的成功。

先看钢铁、煤炭行业‘去产能’ 未来可能面对的挑战。首先...

March 24, 2016

(本文于2016年3月24日首发于英国金融时报FT中文网

(本文节译自 “Circular Economy: Lessons from China”。英文原文发表在2016年3月24日最新一期Nature期刊评论版。作者:John A. Mathews (约翰·马修斯)是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管理学院战略管理学教授;谭浩是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商学院高级讲师,博士生导师)。

中国经济对自然资源的消耗正在接近危险水平。作为生产世界46%的铝、50%的钢材和60%的水泥的产业大国(参见Mathews, A. & Tan, H. 2015. ‘China’s Renewable Energy Revolution’. Palgrave MacMillan, UK.),中国经济2011年共消耗约252亿吨原材料,超过经合组织包括美、英、日、德、法、加、澳、韩等34个成员国所消耗原材料的总和。

中国经济对资源的利用效率仍然很低。中国经济每实现一美元GDP(按购买力平价...

December 8, 2015

(本文以“中国能源项目如何布局“一带一路”?为题首发于英国金融时报FT中文网2015年12月8日)

在能源、矿产领域, 2015年中国对海外的直接投资延续了自2012年的下降趋势。根据美国企业研究所的数据,截止至今年8月,中国2015年在能源领域超过1亿美元的境外直接投资项目仅有8个,在采矿业超过1亿美元的境外直接投资项目仅有5个,投资额两项相加仅占到中国今年海外投资总额的12%,远低于2008年到2013年间每年占比超过60%的水平。

尽管如此,中国在能源领域的海外投资、合作仍然是国内外关注的一个重点。特别是考虑到在常规的能源、矿产开发利用之外,广义的中国海外能源项目涵盖了电力基础设施建设、核电技术输出、可再生能源设备出口乃至高耗能产业产能转移等上下游行业的投资和合作,而2015年中国在这些领域有不少大的动作。比如在海外工程合作领域,同样根据美国企业研究所的数据,到今年8月能源类工程金额占到中国海外工程合同总金额的近一半。核电等技术的出口更是当前中国...

September 17, 2015

(本文首发于英国金融时报FT中文网2015年9月17日)

根据中国钢铁协会的最新数据,在经历了近年来的高速增长后,中国粗钢产量在2015年上半年出现了近20年以来的首次下降。很多业内人士认为,这意味着中国的钢铁产量将在2015年达到峰值。同时,中国钢铁价格降至2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

2014年,钢铁行业销售利润率仅为0.85%,连续几年处于各个工业行业的最低水平。今年以来国有大型钢铁企业攀钢集团成都钢钒有限公司(攀成钢)的关停,以及之前包括山西海鑫钢铁等大型钢铁企业的破产重组,就是中国钢铁业面对困境的一个缩影。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中国钢铁业近几年的不景气,是这个行业周期性变化的一部分。毕竟,在2007年,中国钢铁行业仍然有超过7%的平均销售利润率。他们认为,当前钢铁行业的衰退,主要是前几年钢铁产能无序扩张的结果。随着国家对落后产能的进一步压缩,钢铁价格会重新上升,中国钢铁业将重新提振。

过剩产能当然是导致当前中国钢铁业困境的一个重要因素。在过去的十年间,国...

May 20, 2015

(本文以“中国国企海外投资应放下“架子””为题于2015年5月20日首发于FT中文网

在当前‘一带一路’的大幕徐徐拉开之时,可以预见,世界又将迎来中资企业对外投资的一轮高潮。在这轮‘走出去’的大潮中,国有企业,特别是实力雄厚,在能源、交通、电力等战略性行业举足轻重的大型央企将会扮演重要作用。

但是国企的‘走出去’,历来面临国内、国外的两重信任问题。

对国内而言,由于所有人缺位和信息不对称,国有企业海外资产的有效监管一直是一个难题。根据新华网5月4月的报道,国家对110多家央企高达4.68亿元的巨额海外资产“基本上没有进行审计,存在大量监管空白”。这些还不包括地方国有企业和国有控股金融机构的境外资产。同一篇报道中提到,在国企海外投资中,“利益输送导致国有资产流失”、“参与海外腐败行为”、“境外代理衍生敛财”等问题频频发生。

而对于中国国企投资的所在国而言,最大的担心来源于投资背后的非商业因素,特别是当投资涉及到所在国的战略性领域。

在前不久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

March 10, 2015

(本文以“《穹顶之下》难以驱动政策议程”为题首发于FT中文网。该文被评选为FT中文网‘时政和公共政策’领域年度十大好文 

《柴静雾霾深度调查:穹顶之下》(以下简称“‘穹’片”)甫一推出,很多评论者就把这部纪录片与《寂静的春天》相提并论。新上任的环保部长陈吉宁在媒体座谈会上也提到,在他看完‘穹’片后,想到了《寂静的春天》的作者蕾切尔·卡森。

众所周知,美国海洋生物学家和女作家蕾切尔·卡森(Rachel Carson)在1962年出版了《寂静的春天》一书(以下简称“‘寂’书”)。作为一部对美国国内滥用包括DDT在内的杀虫剂所可能造成环境和健康危害的调查报告,‘寂’书被广泛认为是美国现代环保主义的奠基之作。当时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法官威廉·道格拉斯把‘寂’ 书评价为“本世纪人类最重要的一部纪实著作”。‘寂’书直接推动了美国环保部(EPA)的成立。很多评论家认为,该书对美国现代环保运动兴起和发展的影响,不亚于《汤姆叔叔的小屋》在美国废奴运动所起的作用。半个多世纪...

February 10, 2015

(本文以““坏政策”阻碍中国能源转型”为题于2015年2月10日首发于FT中文网

导言:最近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借国际油价下跌的时机上调成品油消费税的政策,不仅引发了舆论反弹,而且也面临很多技术难题。比如,税收调整的法律程序受到质疑,而在现在国际油价重新上涨之时,政府又面临成品油消费税是否下调的问题。显然,尽管引入这样的政策也许理论上有利于节能环保、促进中国的能源转型,但是在实际操作中会面临困难。在这种情形下,政府也许可以考虑换一个利用产业政策促进能源转型的思路。如果社会和业界对能源转型是否应该引入新的“好的产业政策”存在巨大争议的话,政府也许可以考虑首先着力于消除已有的“坏的产业政策”。比如,对传统化石能源(煤、石油、天然气、以及火电)大量或明或暗的财政补贴的梳理和清除应该成为政府下一个产业政策的重点。

由国家主导的产业政策能否决定新产业、新技术的兴起乃至长期的健康发展?政府能否通过诸如对特定行业和技术进行直接或间接投资,以及实施包括财政补贴、税收...

January 7, 2015

(本文以“油价暴跌对中国能源转型的风险”首发于英国金融时报 FT中文网2015年1月7日)

自2014年6月以来,国际原油市场经历了价格的剧烈下跌。以美国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WTI为代表的国际原油价格已经从每桶100美元以上的高位下跌到近期的接近每桶50美元,累计跌幅达到50% (见图一)。中国舆论普遍认为,作为世界主要的原油进口国,本轮原油价格暴跌对中国是极大的利好。根据中国2013年的原油进口量(2.82亿吨,约合21亿桶原油)计算,理论上国际原油价格每桶下降1美元将为中国的石油进口每年节省约21亿美元。对中国经济整体而言,油价下跌有利于抑制通胀、为宽松的货币政策提供空间。对于普通消费者,特别是有车一族来说,尽管国内油价调幅远低于国际油价下跌幅度,油价的下调还是带来了不少实惠。

这些都是对中国显而易见的好处。虽然如此,国际原油价格的剧烈下跌也孕育着一些不可忽视的负面因素。在这些负面结果中,有的可能不会在近期显现。但是,即使不考虑上世纪70年代的两次石...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