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otan1

疫苗在不同抗疫策略中的作用

Updated: Jun 5

谭浩,张金韬,杨皓,杨梦颖


本文发表于2022年4月13日首发于英国金融时报 FT中文网


基于作者在学术期刊Health Policy and Technology发表的论文Zhang, J. T., Yang, H., Yang, M. Y., Tan, H. 2022. The role of vaccines in COVID-19 control strategies in Singapore and China. Health Policy and Technology, 11(2), 100620 并根据最新信息作了延伸和扩展。


最近,我们在国际学术期刊Health Policy and Technology发表了一篇论文,在这篇经同行审议的论文中,我们回顾、比较了新冠疫苗接种在中国和新加坡抗疫过程中的作用 (参见Zhang JT, Yang H, Yang M-Y, Tan H. 2022. The role of vaccines in COVID-19 control strategies in Singapore and China. Health Policy and Technology, 100620.)。由于审稿周期原因,这篇去年10月提交的论文只覆盖了2021年9月底以前的数据。在本文中,我们根据最近几个月疫情的发展作进一步的补充和探讨。


先说结论:新加坡和中国的新冠疫苗接种率在全世界都处于领先位置,但在新加坡“与病毒共存”的抗疫策略中,提高疫苗接种率被放到了更加核心的位置。此外,疫苗接种率的提升速度受到疫情流行程度和政府干预的双重影响。


下图中的蓝、绿两条曲线分别代表中国和新加坡每百人新冠疫苗接种的日增量。






总体而言,在疫苗供应充足的情况下,随着人口中接种意愿高的人群完成接种,进一步提升接种率的难度会不断加大。例如,自2022年初以来,在新加坡与中国各自完成大范围疫苗接种后,两国疫苗接种增幅皆出现逐渐下降的趋势。但是,疫苗接种率的波动也受到疫情发展变化和政府干预的影响。比如,新加坡政府2021年6月发出明确信号,将转向与病毒共存的防疫政策。此后的两个月,新加坡日接种量显著增加。然而,随着新加坡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人们的接种意愿减弱,在2021年8-9月间日接种增加量明显降低。直到2021年9月中旬,新冠病毒德尔塔(Delta)变异株开始在新加坡大规模流行,疫苗接种日增量又再次提升。在新加坡总理李显龙2021年10月发表演讲“为什么新加坡不再清零“后,民众的接种意愿进一步得到加强。


新加坡2021年中提出走出疫情的路线图。尽管在之后的实施过程中,新加坡的抗疫先后受到德尔塔和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挑战,但是新加坡的政策始终以提高疫苗接种率、分阶段放开防疫限制为核心。新加坡政府一些促进疫苗接种率的举措值得借鉴。


比如,新加坡健康部官网上设置了专门网页详细发布疫苗有效性和不良反应的相关研究数据,包括对孕妇、儿童新冠疫苗接种的相关研究,和加强针的保护率等,以及各年龄段疫苗接种率的每日更新。信息的透明有助降低民众对疫苗接种的顾虑。


同时,新加坡政府自2021年8月10日起对疫苗接种者和未接种者实施差别化政策。比如分阶段放宽防疫限制,对完全接种者提前放宽社交限制,而对未接种新冠疫苗的成年居民限制活动范围,如不能外出就餐,不能进入购物中心等。2022年2月1日起,新加坡政府加强了此差别化政策。自此,未达到疫苗接种要求者的活动受到了更多限制。新加坡虽未出台强制疫苗接种措施,但自2021年12月8日后政府不再承担未接种疫苗者感染新冠后的全部医疗费用。


新加坡还给予了民众多种疫苗的接种选择。比如,虽然辉瑞和莫德纳是新加坡官方批准的新冠疫苗并被纳入政府免费疫苗接种计划中,新加坡民众也可以接种中国的科兴疫苗,不过需要自己付费。


与此相比较,中国由于在全国范围内疫情控制较好,疫苗接种率在去年下半年几个月中提升相对较慢。在目前“动态清零”的总方针下,更加强调全员核酸检测、快速排查、快速隔离等措施。比如,最近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在上海和长春调研指导抗疫,根据公开报道她在这两地鲜有提及疫苗的接种工作。中国目前对接种疫苗者和未接种疫苗者没有实施差异化的管理政策,同时也尚未放开进口疫苗。这些在客观上降低了部分人群的疫苗接种意愿。


中国目前总体新冠疫苗接种率在全球处于领先水平,到2022年3月底全程接种人数达到全国人口的88%,但是在老年人中接种率较低。根据新华社的报道,截至4月5日,60岁以上老年人接种覆盖人数超2.24亿人,完成全程接种超2.12亿人。而根据2021年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我国60岁以上人口数量达到2.64亿人。以此计算,60岁以上老年人的全程接种率刚超过80%,尚有超过5000万老年人没有完成全程接种。显然,疫苗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一个高比率的疫苗接种率,特别是老年人中的高疫苗接种率,对新冠疫情的终结策略而言(endgame)却是万万不能的。


(谭浩系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商学院副教授,张金韬系澳大利亚托伦斯大学商学院讲师,杨皓在纽卡斯尔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杨梦颖在纽卡斯尔大学获得荣誉学士学位。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2021年10月18日首发于《财经》杂志,新浪、搜狐、腾讯网等转载。 对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中美之间既可能形成“建设性竞争关系”,也可能形成“破坏性竞争关系”...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