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otan1

中国退出海外煤电的实际和象征意义

由于对统计口径的可能误解,中国资金在海外煤电项目中的作用可能被高估。尽管如此,中国退出海外煤电项目还是具有强烈的象征意义和重要的引导作用。




本文2021年9月28日首发于英国金融时报 FT中文网


9月21日习近平主席在联大会议的视频讲话中承诺中国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的消息立即引起了国际舆论的极大关注并得到高度评价。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称之为“一个伟大的贡献 ”) (“great contribution”)。英国高级气候官员、COP26候任主席夏尔马认为中国的这一决定“为煤电的命运划上了句号( “the writing is on the wall for coal power”)。半岛电视台报道这一新闻时引述专家评论称这一新承诺“改变游戏进程”(“real game-changer”) 。《卫报》引述专家评论称这一行动为全球煤电项目“划出重要红线” (“a big line in the sand”)。《时代周刊》的评论也认为这是一件“真正的大事” (“a really big deal”)。


这一承诺之所以激起国际社会的重大反响,一个重要的背景是因为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认为,目前全球超过70%的燃煤电厂依赖中国的资金。就笔者看到的资料而言,这一说法似乎最早出现在美国财经网站qz.com 在2019年12月的一篇分析文章中。在习近平主席的联大讲话后,这一说法也频频出现在包括彭博社经济学人等媒体的分析报道中,作为中国这一最新承诺可能产生巨大影响的佐证。


然而,这一说法的准确性存在巨大疑问。这些分析的数据来源最终都指向位于美国的独立研究团体Global Energy Monitor (GEM),这是目前最广为采用的研究全球煤电建设分布和资金来源的数据来源之一。该网站的数据根据项目状态的变化不断更新。根据该网站的最新数据,中国以外全球有海外资金参与的煤电项目中,中国资金参与的项目比例达到57%。这似乎说明“70%”的说法有一定根据。


但是,这里面一个重大的误区,因为GEM的该项统计只针对有国外资金参与的煤电项目而言,而纯粹由本国资金投资兴建的项目没有计入这一统计。


笔者从GEM获得了历年有中国资金参与的煤电项目的原始数据,并与全球新建煤电项目作了比较。分析显示,有中国资金支持的海外煤电比例实际远远低于70%。在2009至2020年间,中国资金共参与了约81吉瓦的海外煤电项目建设,其中约43吉瓦的煤电项目已建成发电,另有24吉瓦正在建设中。其余项目尚未动工或已被取消。


在这一期间,全球除中国以外共有335吉瓦煤电项目建成发电。换句话说,在过去12年间,由中国资金参与的项目仅占全球新建成煤电项目的约11%。中国资助的项目占全球新建成煤电项目比例仅在2013,2018和 2020超过20%。其他大多数年份中,中国资助的建成海外煤电项目占比实际在10%以内。


分析同时显示,中国对海外煤电的参与程度近年来也在下降。从有中国资金实际参与的煤电项目来看,2015-2017年是高峰期,中资共涉足31吉瓦的建成海外煤电项目。而在2018-2020三年间,中资涉及的建成煤电项目明显减少,建成煤电吉瓦数与之前三年相比减少40%以上。


笔者的分析结果显示,中国资金在全球煤电项目中的作用可能被高估。高估的原因除了上述提到的可能的对统计口径的误解以外,还有可能是由于近年来大量公布的有中国资金参与的煤电项目实际并没有最终得以进行。同样是GEM 数据显示,至少有45吉瓦的煤电项目属于这种情况。


因此,即使中国资金完全撤出海外煤电项目,理论上全球范围还是有大量煤电项目可能建成或上马。但是,中国的这一宣誓的确会对市场预期产生重大影响。其他两大海外煤电的投资国——韩国和日本今年已先后宣布不再资助海外煤电项目。在中国的最新表态后,全球各地的煤电项目已不大可能得到来自海外的包括国有银行融资的公共资金支持。另一方面,在退出海外煤电项目后,中国将转移海外能源项目投资的重点,加大可再生能源项目、特别是一带一路国家此类项目的投资力度。各国政府在这一领域的立场也会对私营部门的投资起到重要的引导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退出海外煤电项目具有强烈的象征意义和指标作用。



13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谭浩 本文2022年6月17日首发于新加坡《联合早报》 美国总统拜登5月27日在美国海军学院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其中提到他在当选美国总统当晚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一次通话。拜登在演讲中说:“我们生活在独裁国家和民主国家之间的全球斗争中。……我与习近平的会面比任何其他世界领导人都多。当他(习近平)在选举之夜打电话给我祝贺我时,他对我说了他之前多次说过的话。他(习近平)说:‘民主政体无法在21世纪持续